联系方式

联系人:毛丽

电 话:13844996559

    0431-82004790

邮 箱:707698352@qq.com

传  真:0431-82004788

地 址:长春市朝阳区工农大路5号金谷国际大厦509室 


东北四省肥料会1群

113961057

东北四省肥料会2群

119129374



新闻详情

新型肥料大起底:潜力大 猫腻多

浏览数:12

肥料会东北肥料会长春肥料会

新型肥料正成为全行业发力的焦点,它契合了农业的新形势,也适应了产业升级的需要。

  但是,在巨大的市场压力下,我们看到,一些企业在技术创新上浅尝辄止,满足于炒作新概念、制造新噱头。与农业发达国家相比,中国肥料创新的路途还很遥远,空间非常巨大。尽管国内新型肥料看似一片繁荣,其实在各个领域,技术短板普遍存在。日前,在北京举行的一场生态肥料论坛上,中国植物营养与肥料学会新型肥料委员会主任沈兵就若干重要的新型肥料研发推广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解读。
   

           (企业农化服务人员正在向农民降解新型肥的使用方法)

  
缓控释肥一“控”就灵?

  在新型肥料家族中,缓控释肥无疑是最重要的品种之一。从2000年起,中国缓控释肥产业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截至2011年,中国已经成为缓控释肥生产消费第一大国,当年达到70万吨,紧随其后的是美国和加拿大,分别是60万吨和15万吨。

  对农民而言,任何新型肥料,最终必须以增产效果说话。缓控释肥就面临这样的问题。国内某农业专家曾做过总样本数为93个的对照试验,结果表明:其中接近一半的样本为平产,增产的样本比例不超过40%,此外还有14%的样本为减产。这个调查数据可能与我们常见的企业宣传,在感受上差距明显。

  缓控释肥为何不能做到一“控”就灵?专家们认为,缓控释肥并非包打天下,它同样受到应用区域、作物、时期和方法等多重因素的限制,在不同地区、不同作物上,缓控释肥的效果差异较大,肥效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受施用技术决定。

  与此同时,在缓控释肥制造环节,还存在诸多亟待克服的短板。比如,对于有机包膜缓控释肥,作为包膜的有机材料一是价格昂贵,二是会带来二次污染;硫包衣缓控释肥会加剧土壤酸化程度,可能不适于南方酸性土壤和菜园,在水田中还会带来硫化氢毒害;而采用无机包裹的缓控释肥,最大的难题是控制效果难以保证。此外,无论是硫包衣还是无机包裹类缓控释肥,都对氮养分含量有局限,不利于配制高浓度的掺混肥。

  在缓控释肥料的技术革新中,沈兵特别强调,要重视天然廉价缓控释材料的研究开发,如草酸酰胺、改性腐植酸、聚合谷氨酸、发酵海藻酸等,这些材料都具有良好的改性增效作用。

  
稳定性肥料真的“稳定”?

  稳定性肥料其实也是缓释肥的一种,只不过,它采取的是化学抑制的途径,减缓氮素的挥发流失。稳定性肥料一般采用两种抑制剂:脲酶抑制剂和硝化抑制剂。

  国内研究发现,添加脲酶抑制剂的肥料,其利用率均在30%以上,比不加脲酶抑制剂的尿素氮利用率提高了5.2%左右。而添加硝化抑制剂之后,氮肥能在更长时间内以铵态氮的形式保持在土壤中,铵态氮能被作物直接吸收,因而流失的比率大大降低。

  但是,稳定性肥料在增产效果上并非一定“稳定”。沈兵介绍,由于土壤环境的多变,脲酶抑制剂在田间试验中未表现出稳定的增产效果。国外学者在综合了相关数据后得出结论:在那些作物产量潜力大、土壤氮的水平低、土壤和环境条件都对氨挥发有利的地区,施用含脲酶抑制剂的肥料将有最大收益。

  同样的,硝化抑制剂也存在类似情况。土壤肥力水平不同、作物种类各异、硝化抑制剂品种多样和土壤本身等因素,都会带来硝化抑制剂类肥料增产效果不稳定。

  更重要的是,稳定性肥料存在潜在的环境风险。2013年1月25日,享誉全球的新西兰牛奶被曝含有有毒物质双氰胺。后来经调查得知,新西兰一些牧场喷洒含有双氰胺的
化肥来培育牧草,导致牛奶被污染。事实上,双氰胺就是稳定性肥料中的抑制剂种类之一。

  可见,在稳定性肥料开发中,研制更具适应性的品种,寻找更安全的抑制剂,这些都理应成为技术攻关的焦点所在。

 
 有机肥一定“有机”?

  增施有机肥,被认为是消解化肥环境风险、减少肥料资源消耗的重要途径。在农业发达国家,有机肥用量要占到肥料总消费量的近一半,与之相比,中国有机肥使用量异乎寻常的少。但在农业上,使用有机肥并非是做简单的加法,因为有机肥不完全“有机”。

  据沈兵介绍,中国农业大学专家曾在2009年分析了全国118个商品有机肥样品,并比照中国标准和欧盟标准测定了重金属超标情况。结果发现,按照中国标准,镉超标为3.39%,铬为4.42%,砷为13.56%;按照欧盟标准,砷超标最严重,超标率为33.90%,其次铜、锌、镉、铬超标率分别为22.03%、18.64%、11.02%、8.47%。

  在专业化养殖场,使用畜禽粪便制取的有机肥则存在较为突出的激素问题。中国农科院土壤肥料专家张树清分析了55个规模化养殖场的肥料样品,在32个猪粪样中土霉素、四环素、金霉素含量分别为9.09 mg/kg、5.22 mg/kg、3.57 mg/kg;;23个鸡粪样中土霉素、四环素、金霉素含量分别为5.97 mg/kg、0.63 mg/kg1、0.39 mg/kg。

  此外,畜禽粪便制得的有机肥还存有病虫害和土壤酸化问题。沈兵指出,大部分以畜禽粪便为主的有机肥发酵之后呈酸性,会加重土壤酸化;从畜禽粪肥中,我们还能检出芽胞杆菌属、大肠杆菌及十多个属的真菌与一些寄生虫等。

  而对于工业废弃物做成的有机肥,盐分过高同样是一个不小的问题,在有些产品中,其中的钠离子含量高达4%以上。

  如何让有机肥更安全、更绿色、更有机,是对生产企业的技术水平和责任意识的一次考验。

  水溶肥藏着哪些秘密?

  从去年起,水溶肥市场大热,成为肥料行业的一道景观。水溶肥契合了现代高效农业的发展需求,也适应了肥料升级换代的大趋势,正在迎来发展的拐点。但在一片狂热之下,我们需要冷静思考的是,在这个新兴领域,我们究竟拥有多少原创性的核心技术?

  沈兵直言不讳地指出,盲目模仿和工艺落后是这个产业的突出软肋。大部分企业是根据进口肥的配方进行模仿,极少考虑当地作物养分需求;大部分企业工艺落后,产品简单混配,易潮解或板结、染色不均、杂质高,水溶性差,严重制约了水溶肥料的销售。

而且,在被扭曲的市场竞争机制下,一些企业不是在技术革新上动脑筋,而是走起了旁门左道。诸如为了迎合和误导农民,大量使用激素类物质,这样用了后,前期效果明显,但后劲不足;在原料选择上,依据不是养分配伍情况,却根据价格选择原材料种类,导致有效养分浓度低,总养分浓度上不去;更有甚者,一些企业玩起了造假把戏,以硫酸镁、硫酸锌等低价肥料添加激素后冒充水溶肥,或者以硫酸镁、硫酸锌等低价肥料替代一部分高价生产原料来牟取高额利润。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文章系转载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另: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